青春印记
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青春印记
安插的生活
[2019-06-20 09:57:54]
  他以为进了大学以后能够自由自在,无所拘束。实际上,现在他端端正正坐在课桌上听秃顶老师讲无聊的毛概。盯着秃顶老师不断闭合的嘴看了十分钟,他无聊的打了个哈欠,弓着身往课桌上前趴了点,“还不如回宿舍睡觉呢”,他这样想着又打了个哈欠。一会儿,在秃顶老师侃侃而谈的催眠音下不知不觉睡着了。等他从臂弯中抬起头时,周围人已经走得差不多,他又起身收拾课本,准备去下一个教室睡觉,不,是上课。
  上了快一年的大学,刚开始他还兴致勃勃,对一切都抱有赤子之心。参加组织、积极参与活动、和部门同事交好等等,他都乐在其中。可是时间一久,也就倦怠了。单调乏味的集体活动渐渐让他失去对在其里寻找价值和“有意思”的期待。而后他又把激情调转到学习上,妄图能够从书页中获以慰藉。认真地听认真地做笔记,不放过老师吐出的任何一个字。为了更好的和老师近距离脑电波的精神层面交流,他由原来的中后排提到了第一排,第一排是鲜少有人坐的,可以说是无人区。他就突兀地在第一排,只剩下一个略微向右歪斜臃肿的背影。他的身边几乎没有朋友,但有偶尔能说得上两三句话的人。对于他的异样,Z曾经在食堂与他偶尔碰面时问了两句,他也就随意地附和点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见他没什么兴趣,Z端着手中盛满食物的餐盘,从他身旁绕了去,没有蹭到他的衣服。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他挤在人群中,挤了好一会买到了吃食。
  这样一学期下来,他的期末成绩很显眼,每门总成绩那一栏都是九十加。班主任对他夸赞有加,在大学里还能每节课不缺勤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,更何况他还能把学分修得那么高。班主任殷切地对他说,希望他能把班里懒懒散散的学习氛围给带好,往上再提提。他面色平静,微微点头,问了句还有事吗?就离开了。他并不是想好好学习,他只是想学习是不是能够带给他一个好的答案,现在看来,他还是没有得到钥匙。
  晚上回到宿舍,舍友肝联盟肝得热火朝天,吃鸡的连麦带妹。还是一如既往的吵嚷,他习惯了。刚开始他很讨厌吵闹的游戏背景音和舍友被A死后大呼小叫,还因此失眠了半个月。他想过换寝室,然而流程似乎很麻烦还要搬东西,就作罢。后来他就不失眠了,已经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快速入睡,室友因为他从来没有对他们的过分行为提出呵止而对他格外友好,总是恭敬有加。甚至在得知他专业第一后就叫他学霸,此后他在宿舍里就以学霸为代号,他也没什么意见。一开始是不习惯的,对别人叫他这个新名字要反应两秒,后来就熟练应答了。
  洗漱后躺在床上,他回忆过去的一个学期。他试过了所有方法去找钥匙,都无功而返。大约是习惯吧,他现在已经没脾气了。该做点什么好呢?真无聊啊。他在思量要不要继续找,还是就现在这样行了。脑子开始洗牌,试图过滤掉一些固定的东西,就像在打乱已经布局好的房间一样。经过几个回合,空空如也,没有扔出去的,也没有加进来的。游戏声越来越大,已经打断了他,把他从恍惚沉思中拽了回来。抬手看了看表,已经十二点了,他转个身拉上被子,蒙住头睡过去了。
        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德语1801 郭星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场